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·新零售陣線 >> 新零售頻道 >> 正文
    百度攪局直播帶貨 使出殺手锏

      01

      百度推出數字人直播平臺

      售價20萬的無人挖掘機系統,剛上架就秒空;

      一年租金30萬的元宇宙地皮,也只“堅持”了三秒就被搶光;

      自動駕駛公交車、自動駕駛小巴、智慧站臺……各種“硬貨”層出不窮。

      7月19日下午,百度舉辦的這場“歪脖山AI開放賣”直播可謂賺盡眼球。不僅僅是因為高價商品的售出效率,這場直播帶貨的主播同樣引人注目:百度原創數字人“度曉曉”和演員龔俊的數字人共同完成了此次直播。

      歷經近兩年的研發升級,度曉曉的智能化水平已經越來越高。在直播中,她全程用脫口秀的形式帶貨,并且展現出了強大的交互能力。

      7月21日上午,在百度與央視新聞聯合舉辦的“2022百度世界大會”上,度曉曉再一次亮相。擁有獨特情感交互系統的她,現場展示了AI陪聊與智能服務功能。值得一提的是,這次大會的主持人是撒貝寧和百度數字人“希加加”,可見數字人已經能夠較好地擔任主持工作。

      大會上,百度正式推出其數字人直播和制作平臺。通過該平臺,可以實現超寫實數字人24小時純AI直播,支持隨意切換妝發、場景和造型等。往后商家都可以通過平臺制作自己的直播帶貨數字人主播。

      百度表示,其曾經做過一項調研,在一線城市雇一個較好的主播需要一萬左右的月薪,場地費一年3到4萬,即使不算運營團隊和硬件設備的費用,每年也至少需要15萬元的投入。這對中小商家來說并不友好。而憑借百度的數字人直播平臺,可以減少30%到50%的成本。

      在如今直播帶貨火熱,卻缺少頭部主播的情況下,商家自播已逐漸成為主流。但無論是找代運營機構還是自建團隊,都會是一筆很大的開銷。且想要在直播帶貨領域有所成績,其投入和收入往往不成正比。

      百度推出的數字人直播平臺,或許可以為商家解決這一痛點。尤其是在虛擬人直播質量良莠不齊的當下,百度有望規范虛擬人直播行業,并將之帶往新的高度。

      02

      虛擬人直播帶貨仍未成熟

      AI、虛擬人雖然不是什么新鮮概念,但將虛擬人運用于直播帶貨上,也就是這兩年的事。2020年,有著卡通形象IP的“一禪小和尚”和“我是不白吃”等開始嘗試虛擬形象直播帶貨。此后,虛擬偶像“洛天依”又在淘寶直播間與李佳琦進行聯動,創下了630萬的高人氣。

      到了2022年,虛擬人技術逐漸成熟并開始拓展應用領域。今年3月,家居品牌紅豆聯合明星胡兵,在抖音開辦了一場虛擬直播走秀。這場直播中,胡兵與他的數字人穿著品牌提供的服裝,共同完成了“走秀+帶貨”的全流程。甚至,由于數字人更換衣服過快,還被平臺誤判為錄播。

      不過,“我是不白吃”和“胡兵”的虛擬人直播都需要主播或真人出鏡。他們的直播帶貨更多是一種吸引觀眾的噱頭,實際成本也很高,不可能長期進行。如今運用虛擬人直播的商家主要還是為了延長直播時間,24小時承接流量。目前直播間里主流的虛擬人主要有兩種:

      一是靠真人動作捕捉,也就是“中之人”實現的虛擬人形象。百度的虛擬直播平臺也提供這種功能,只不過更加方便且傳神。相比于真人主播,虛擬人的好處是不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,且有助于打造直播間的穩定IP。

      比如有些商家自建的直播團隊,辛辛苦苦孵化出主播,卻也難以避免人員流動。這也就導致直播間的觀眾流量缺乏延續性,有些人可能看到更換主播后就對直播失去了興趣。

      此外,即使比較受歡迎的主播并未離職,但人的精力總是有限,一天的時間里需要多個主播輪番上崗。比如羅永浩剛開始直播時,大部分時間都是本人出鏡帶貨。但到了中后期,他的出鏡率越來越低,反而是團隊內的其他主播開始占據更多的直播時長。這自然會導致直播間失去一批被羅永浩吸引過來的流量。

    2頁 [1] [2] 下一頁 

    關注公號:redshcom  關注更多: 直播帶貨

    研究報告、榜單收錄、高管收錄、品牌收錄、企業通稿、行業會務




    国产日产欧洲无码视频精品,美女和私人瑜伽教练的激情,中国国产精品一级毛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