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 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 >> 好公司頻道 >> 正文
    風華高科:高增長停滯探疑

      決策失誤、管理層動蕩與行業周期性回落使風華高科遭受戴維斯雙殺。

      風華高科(000636.SZ)曾因卷入年報虛假陳述而遭遇投資者大額索賠,并購標的多年來沒有為公司創造價值,不得不引入新的投資方。隨著管理層人員不斷調整以及消費電子的復蘇,公司的盈利走出低谷,維持了兩年的高速增長。

      2022年一季度,消費電子需求滑坡,被動元器件庫存高企,風華高科的存貨周轉變慢,經營性凈現金流與凈利潤相背離,毛利率驟降,凈利潤降幅遠大于同行。2021年,公司制造費用的變動異于同行,這些表現給公司產品的實力打上問號。另一方面,風華高科的大規模擴產項目已通過定增募集到49.71億元資金,三個月后將迎來解禁,公司的股價一度腰斬,屆時參與定增的主體如何“上岸”有待觀察。

      營收高增長戛然而止

      2020年和2021年,風華高科的業績經歷了高速增長,營業收入同比增長率達到31.54%和16.69%,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非凈利潤分別同比增長66.70%和80.16%;電容電阻電感元件的銷量分別達到5141億只和6435億只。2020年,受益于居家辦公趨勢的興起,筆記本電腦、電視、手機等電子產品需求旺盛,該年2月,國內被動元器件市場出現不同程度的暴漲缺貨,3月起MLCC的價格有所回落;2021年上半年,MLCC價格再次上漲,國巨電子分別在3月和6月向客戶發出MLCC漲價通知,9月份又將價格調回,爾后MLCC市場整體處于供過于求的狀態。

      從成本端來看,2021年,風華高科的原材料成本為21.14億元,同比增加20.27%;人工成本為4.43億元,同比增加14.62%;而制造費用為8.85億元,同比下降2.05%。制造費用的變動方向與同行截然不同,同期順絡電子的直接材料和直接人工分別同比增長36.30%和55.87%,與之相應地,折舊、能源和動力、其他費用分別同比增長20.62%、47.69%和20.36%;法拉電子材料動力和人工費用分別同比增長56.79%和41.60%,制造費用相應增長60.41%。

      2022年,電子元器件的降溫對風華高科的業績產生壓力,公司一季度收入為11.02億元,較上年同期下降6.12%;毛利率為24.99%,較上年同期下降了5.38個百分點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非凈利潤為1.19億元,同比下降33.31%;當期凈利潤為1.82億元,而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-1.22億元,二者形成較大反差;期末存貨余額達到8.51億元的高位,存貨周轉天數拉長至93天。公司存貨對經營性凈現金流的拖累在2021年年末就已顯現,2021年公司的凈利潤為9.51億元,而經營性凈現金流僅達到6.35億元,當期存貨的增加導致經營性凈現金流減少了4.56億元,而上年存貨的增加只導致經營性凈現金流減少了7523萬元。

      TrendForce研究顯示,2022年上半年,以手機、筆記本電腦、平板電腦、電視為代表的消費品消量萎靡,導致消費電子用MLCC的需求滑落,庫存不斷攀升,價格降幅在2%-5%,預計下半年消費用MLCC的報價仍有下行壓力,預估仍有3%-6%的降幅;前三季度工業控制用MLCC的價格降幅在1%-3%,四季度價格有望在客戶端芯片短缺緩解之下回暖;車用MLCC的價格預計保持平穩。雖然電子元器件的需求不振,但同行企業一季度大多并未像風華高科一般出現利潤萎縮,在行業周期性回落的過程中,議價能力和成本控制等優勢能夠減少公司利潤受到的沖擊,風華高科在這些方面有待加強。

      擺脫歷史包袱

      2016年以來,風華高科的高管層頻繁“換血”。Wind統計,2016年9月至2022年6月,離任高管達107人。2018年,公司因虛增2016年應收賬款而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,2019年,公司及相關人員受到行政處罰。2020年起,公司陸續被投資者起訴,涉案金額累計達2.45億元,截至2021年年底,涉案金額在506萬元的案件已撤訴,其余尚在審判階段,并已計入預計負債,2020年和2021年,公司計入營業外支出的投資者訴訟支出分別為2.29億元和1084萬元,歷史年報虛假陳述帶來的影響正漸漸消退。然而,離任高管中27人任命于2019年以后,其中不乏董事長、財務總監等核心成員,這種短期任職的方式是否有利于公司長期經營目標的實現有待商榷。

    2頁 [1] [2] 下一頁 

    搜索更多: 風華高科

    研究報告、榜單收錄、高管收錄、品牌收錄、企業通稿、行業會務




    国产日产欧洲无码视频精品,美女和私人瑜伽教练的激情,中国国产精品一级毛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