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·新零售陣線 >> 零售業頻道 >> 正文
    估值縮水,投資熱情下跌,“資本寒冬”正在波及飲品業?

      “腰部以下項目基本上融不到資了。”

      前幾天,這句感嘆刷屏了朋友圈,讓不少行業人唏噓。

      公開信息顯示,今年,盒馬降低40億估值尋求新融資,還有傳聞稱,部分飲品頭部品牌“半年估值少了幾十億(美元)”。

      “資本寒冬”這個詞,每年都有人喊,今年真的來了嗎?會波及到飲品業嗎?

      估值縮水40%,投資熱情斷崖式下跌?

      2022年上半年,艱難的不只是茶飲行業。

      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副理事長陳文輝,在最近演講中透露:腰部以下項目,基本融不到資了,目前市場上有20%的項目能接受比上一輪更低的價格融資。

      其中,為了融資,盒馬主動砍掉40億美元估值,打了6折,部分茶飲品牌估值也大幅縮水;熱門賽道,優秀公司的估值也比此前預期下降30%左右。

      此外,投資熱情也出現了斷崖式下跌。

      據自媒體投資界消息顯示,大多數VC/PE緊踩著剎車,有的甚至還未出手過一個項目。“今年好難,我們機構上半年業務部門KPI完成度0%,投資達成0%,投資退出0%,集體精致擺爛。”

      而有位長期關注新茶飲、咖啡領域的投資人向我透露:“‘資本寒冬’的說法,只是和前兩年的投資熱情比較,主要是一些過往項目增長乏力,品牌產品同質化,營銷打法同質化。”

      “之前畫的餅都沒成功,就很難再接著畫餅了。”

      此時,很多媒體喊出“資本寒冬”的口號,疫情疊加資本緊縮,會波及到飲品圈嗎?

      盤點上半年飲品融資 資本瘋搶的現象,已是昨日

      事實上,相比于生鮮、新消費等行業,“資本寒冬”對飲品的影響相對較小。

      據不完全統計,2022年上半年咖啡領域發生15起以上融資事件,融資金額超過15億元(多起融資金額未披露);新茶飲領域則發生16起以上融資事件,披露出的融資金額超過12億元(多起融資金額未披露)。

      相比于2021年,全年咖啡茶飲融資超過60次,今年上半年的融資數量相對平穩。

      但情況也并不完全樂觀,在融資金額上,資本明顯趨向于保守了。去年茶飲過億元的融資,發生了13次,其中喜茶以5億美元融資居于榜首,蜜雪冰城以20億融資緊隨其后。

      今年上半年,披露出的過億元融資僅有書亦燒仙草、檸季、T COMMA三個品牌,其余均為千萬級、百萬級。

      咖啡賽道也是如此,回想2021年,咖啡賽道的投資熱潮,用“瘋狂”形容毫不夸張。

      位于上海的Cubic Coffee 三立方咖啡,去年在受到關注后(傳送門:最低5元/杯,在上海賣“低價咖啡”能賺錢嗎)相繼收到了包括高翎、經緯、紅杉、字節跳動等20多個國內一線資本的關注。

      Manner半年融資4次,估值超20億美金,被稱為“一家店值一個億”。M Stand緊隨其后,這個創立于2017年的品牌,開店10家時,估值已超過7億。

      而到了今年上半年,咖啡領域的融資,多為百萬級、千萬級的小額度融資。

      有行業人表示,資本正變得更加理性,投出高增長潛質、長期可持續、財務更健康的公司,拒絕泡沫估值。

      事實上,在各個行業,資本的力量是一個杠桿,無形中影響著行業的發展和從業者的信心。

      這波資本熱潮減退,對飲品行業會有哪些影響?

      “地主家也沒有余糧了”真正的考驗在今年下半年

      首先,很多資本也沒錢了,地主家也沒有余糧了。

      上半年,很多投資機構的業務處于半停滯或停滯狀態,我認識的投資人中,有人每天按時上下班,工作內容就是看新聞聊天,并坦稱“賬上沒什么錢,上班只是為了有個事情干”。

      相比于品牌,今年資本也很受傷,因為一個資本同時投資的多個賽道,如生鮮、新消費等,很可能在疫情下集中告急。

      這時候,資本很難再給飲品品牌持續供養,甚至還會出現從品牌拿錢救急的情況,“地主家也沒有余糧了,最后,有可能會讓部分品牌陷入危機”。

      其次,對直營品牌來說,真正的考驗在今年下半年。

      上半年,以上海為核心的華東市場受到巨大沖擊,而華東是整個行業飲品品牌和供應鏈的集中區域,對行業的影響可想而知。

    2頁 [1] [2] 下一頁 

    關注公號:redshcom  關注更多: 飲品業

    研究報告、榜單收錄、高管收錄、品牌收錄、企業通稿、行業會務




    国产日产欧洲无码视频精品,美女和私人瑜伽教练的激情,中国国产精品一级毛卡